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98章群演员:费罗曼克斯的魔兽们(4000字大章)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躲在洞穴深处,林安澜终于能够舒缓一口气了。

    生存在这片区域内的虫类魔兽,属于那种让这片区域魔兽烦不胜烦的群体。

    它们体型较小,拥有着较快的飞行速度和尖锐的口器,能够轻而易举的贯穿多数魔兽被能量和坚硬外皮保护的身体,从它们身上吸出足够多的血液。

    甚至于那些比较弱小的魔兽,遇上了这一类型的大型虫类攻击活动,会连血肉一起被吃干抹尽。

    不过嘛,它们在这片区域恰恰属于最容易被杀死的种族。

    这种名为幽能魔蚊的虫类在大批出动之后,每次狩猎一头魔兽都会出现大量的减员,好在它们繁殖能力出色,一头魔兽就能够供养大量的幽能魔蚊的生存需求。

    也许是因为自身战斗能力并不那么高强,所以它们产卵数极其巨大,孵化出的幽能魔蚊幼体数量也是众多。

    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以大量的牺牲来换取狩猎的成功,从而保证种族的延续。

    然而今天,幽能魔蚊们遭遇了灭顶之灾。

    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大量在地下洞穴中驻扎的幽能魔蚊么身体发生了些许的变化,剧烈的疼痛让不少幽能魔蚊们丧失了本就不多的思考能力,开始在洞穴之后大杀特杀。

    不过其他的幽能魔蚊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对象,在攻击开始的一瞬间,就有大量幽能魔蚊对那些出手攻击自己的幽能魔蚊发起了攻击。

    然而,没有多少智慧的野兽终究也无法抵得过林安澜的暗中坑害。

    对于天启病毒而言,想要感染这些幽能魔蚊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考虑到他现在所处的环境比较特殊,这些幽能魔蚊虽然未必会得到这片区域的统治者甚至背后的至高神性的重视,但以防万一,他还是对天启病毒的感染方式进行了一些诱导。

    这是真名之前研究出的做法。

    天启病毒就如同天生的基因编辑装置一般,能够将被感染者的身体迅速转化成特殊的AP病毒结晶。

    而真名对天启病毒进行了二次开发,将这种转化的方式在中间中断,从而让她获得了编辑基因的能力。

    只要是不具备特殊血脉或者实力过于强大的生物,在面对这种基因编辑时,基本没有反抗的可能,会直接在天启病毒的影响下变成一片人间炼狱。

    由此而开发出来的天启病毒的“基因剪辑能力”,更是让真名拥有了能够直接将被感染者变成一滩脓水的可能性。

    不过,林安澜对此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他需要的并不是以上三个功能,而仅仅只是将基因剪辑能力进行了一次更精细化的操控。

    他成功的修改了幽能魔蚊的一小部分基因,将洞窟中最先被天启病毒感染的幽能魔蚊变成了一个易燥易怒、疼痛缠身的疯子。

    在无法缓解这种让它们崩溃的痛苦的情况下,就算是幽能魔蚊的实际领导者向他们发出命令,这些本就没有多少智慧的蚊子果断朝着周边魔蚊攻击。

    然后在很短时间之内,一场特殊的厮杀开始蔓延,越来越多的幽能魔蚊在无法找到敌人的情况下选择了对周边同族出手。

    而那些被感染的魔蚊在被杀死后,又很快的被洞窟内的同族当成了恢复自身伤势的血肉。

    然后新的感染途径出现了。

    新的被诱导基因变异的幽能魔蚊再次对其他魔蚊发起了攻击,在林安澜封堵了洞穴出逃通道之后,整个洞穴内部很快就爆发了一场涉及所有幽能魔蚊的战斗。

    由于敌我双方所具备的特殊能力很相似,且两方幽能魔蚊都有在战后迅速吞噬尸体补充自身体内、加快恢复速度的能力,所以这场争斗几乎是一开始就没办法停止。

    等到那洞窟之中逐渐没有了动静,他才迟迟的踏入洞窟之中。

    一进去,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毫不留情的灌入他鼻腔,林安澜皱了皱眉,挥挥手,密封的空气中瞬间出现了一道狂风,将那周围的怪味通通散去。

    “似乎玩的有些过分了。”林安澜望着那糊了一地的恶臭粘液,那些粘液还在散发着些许让人不适的能量残余。

    那是幽能魔蚊的血液,林安澜甚至没有对它们直接做出什么伤害,仅仅只是影响了它们的基因,放大了它们对疼痛的感觉,就轻而易举的让这个聚集地变成了现在这幅景象。

    为了避免引起费罗曼克斯魔兽聚集区一些强大魔兽发现,他甚至不敢让幽能魔蚊所在的这洞窟里传出任何的声音。

    在他封锁的这个一直向下十几公里的狭小洞窟内,在幽能魔蚊开始战斗之前,他就悄悄的催动基建材料,取代了昏暗的洞窟里墙体的结构。

    这些由他专门筛选出来的膈应材料配合铭刻在材料上的隔音法阵,从物理和魔法上完全隔绝了幽能魔蚊发出声音的可能性。

    就问一句,在这种情况下幽能魔蚊到底要能有多绝望。

    如果它们内部动乱的情况被其他魔兽发现,很快就能吸引来一批魔兽的关注,到那时候至少会有一些中立的魔兽制止它们内部的战争,甚至林安澜隐秘的手段也会被那些并不比人类差的高等魔兽们发现。

    可林安澜先是保证了并非是自己对幽能魔蚊们进行残杀,这样费罗曼克斯魔兽聚集区最顶层的那些魔兽就不会发现幽能魔蚊死亡的异常,设置到它们身上的警示手段只会显示这是魔兽内部的一场内乱。

    这样的战斗,在4.2万平方公里的的费罗曼克斯魔兽聚集区再常见不过,这片区域的魔兽本身就是吃与被吃的关系。

    有着一条完整的食物链,谁又会去在意那每天都会诞生然后没有又会死亡的魔兽们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死亡的?

    而隔绝了声音并封闭了洞窟一事,就更不用说了。

    这片区域属于相对贫瘠的地带,有着不少连魔兽都不算是的小型野兽在这边生存。

    这是费罗曼克斯魔兽聚集区的领导者兽王为那些底层魔兽划分出来的牧场。

    没有什么智慧的幽能魔蚊秉承这铭刻在DNA里对兽王命令的绝对执行力,在保证这些小型野兽能够自然繁衍的前提下,定期“口动淘汰”富余的野兽,充当自己的粮食。

    不过这些野兽是不可能满足这些弱小的魔兽们生存的需要的,底层魔兽之间终究会爆发一场厮杀,为了有足够多的资源,种族与种族之间相互吞噬,赢者上,败者下,或者干脆双输。

    这是兽王保持费罗曼克斯的魔兽们综合战斗力的一种手段。

    费罗曼克斯魔兽聚集区不养闲兽,只有历经千锤百炼而存活下来的魔兽,才是兽王需要的,能够为它征战其他文明甚至是下界的爪牙。

    在前世,费罗曼克斯的魔兽大军堪称是狗帝再世,人家根本不主动入侵哪个世界,兽王会派重明鸟们去专门筛选一些陷入动乱的下界,然后花一点微不足道的代价在各个世界制造遗迹。

    这些以及会打着先人传承的名义,伪造成那个世界不可查历史时期的某些特殊职业残留的痕迹的名义,然后通过多种手段吸引人发现这些遗迹。

    某些愚蠢的文明甚至会将这些遗迹当成是灵气复苏后出现的上古传承,然后双方之间大打出手,争夺费罗曼克斯布下的遗迹。

    然后那些下界文明就会在研究这些遗迹传承的过程中,“机缘巧合”的召唤出费罗曼克斯的魔兽。

    为了能够给下界文明一些信心,费罗曼克斯甚至有定期出场的“召唤兽天团”。

    这些召唤兽天团专门在那些下界文明倒霉蛋濒临绝境的时候,取代正常召唤兽召唤的流程,直接帮助倒霉蛋们出手。

    甚至下界文明的那些倒霉蛋中还会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这是“天命在我”,世界都不希望自己扑街,所以对于费罗曼克斯的召唤阵深信不疑,甚至当成传宗接代的隐秘。

    然而……都是假的,这些都是费罗曼克斯布下的手笔。

    召唤一些低等魔兽基本并不需要代价,可固定签约的低等魔兽想要成为助力,总归得需要成长资源吧?

    用下界的资源培养费罗曼克斯的魔兽,何乐而不为?

    尤其是那些整个下界的超凡职业都被召唤师职业垄断的世界,为了能够获得足够的身份地位,下界的生命会绞尽脑汁的用无数的资源堆叠出更强的魔兽。

    喜欢初始魔兽的,从零开始培养起来花的资源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如果嫌弃初始魔兽耗费资源的,也可以主动选择用更多的资源当做献祭,通过召唤阵传输到费罗曼克斯魔兽聚集区,然后随机获得更高级的魔兽的召唤资格。

    更让林安澜发笑的是,这些更高级的魔兽们甚至还会统一战线,在召唤之初对于自己的新主人爱理不理。

    想要提高新魔兽们对自己的好感度?

    可以啊,拿资源来换,用优质的资源培养多了,新魔兽们就会多听话一些,甚至还会时不时的在主人危险的时候多用点力气击败敌人。

    前世穹顶星幸存者将这种做法称之为“骗氪”。

    想要魔兽们的好感度吗?那就去氪金吧,我把御兽之道的奥秘藏在氪金巅峰的尽头里了。

    当然,类似骗氪的手段还不止一种。

    中级到高级的魔兽们这么傲娇,总会有一些讨厌这些傲娇的魔兽的人,希望能够获得绝对服从自己命令的魔兽。

    而这时候,初始魔兽们就引起了这一批人的关注。

    这些从年幼开始就一直陪伴自己的初始魔兽,对自己言听计从,就算是晋级了,也不会出现不听话的情况。

    这可不就是这一批人最希望看到的魔兽吗?

    甚至于兽王还通过专属于自己的特殊力量“王之号令”,让所有魔兽都将自己能发挥出的力量上限给压制下去。

    这样一来,力量上限有差距的魔兽们就拥有了所谓的“阶位差别”,R级魔兽和SSR级魔兽培养所需要的资源不一样,这不是很合理的吗?

    而初始魔兽们,更是会随着和自己主人在一起时间的长短,不定期的打破这力量上限,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实力来。

    这样的情况……就选择在主人遭遇致命危险的时候启动吧。

    想想看,在那些后续召唤来的魔兽一个个因为不听从指令而罢工的时候,那个一直陪伴你的初始魔兽,一次次的为了保护你而倒下,然后又在你那一声声“站起来”中“艰难”的爬起来。

    这不励志吗?这样的魔兽不值得你喜欢吗?

    虽然人家能站起来,是因为两边都是演员,对面的魔兽也知道规矩,在对初始魔兽出手的时候专门选择那种看上去花里胡哨但实际上伤害并不高的技能,打起来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结果事后伤筋动骨都算不上。

    然后这初始魔兽啊一爆种,瞬间击垮其他高等魔兽,你意气风发的站在曾经无法匹敌的对手面前,眼中出现了饼状图,那是三分讥笑、三分惆怅、三分激动和一分的漫不经心。

    你点燃了一根烟,望着那天边缓缓飘下的飞絮,那是冬季正深的征兆。

    你喃喃自语:“真冷啊!”

    然后侧过身对老对手说:“你输了,我赢了,我和它的羁绊还在你和你的伙伴之上。”

    于是你伸手掐灭了烟头,带着蹒跚但是依旧倔强昂起头的初始魔兽,缓缓消失在大雪之中,留下一段以弱胜强的传说。

    剧本什么的费罗曼克斯的群演员们都给你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了。

    至于在这过程中,为了培养魔兽,你到底花费了多少你们世界本来的资源。

    为了召唤更强的魔兽,你到底献祭了你们世界多少的本源。

    在你召唤魔兽期间,到底为了填饱魔兽们的肚子消耗了多少你们世界的食材。

    这与费罗曼克斯的魔兽们有什么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林安澜并没有选择自己动手杀掉这些幽能魔蚊的原因。

    幽能魔蚊的成材率并不高,它们有限的大脑能够理解的演技并不多,就算在兽王的“王之号令”的影响下,没脑子就是没脑子。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