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四章.彼岸之花(4)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当无尽的黑暗逐渐地褪去,那么能够被历史所遗留下来的,便唯有人性之中的闪光。

    便只有在命运的编排下被迫作出的选择。

    很明显,托比·威勒是做出了这个选择,只不过这一次他的选择,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莉莉丝·奎因,为了吉尔·威勒。

    竭尽所能,让活下去的希望得以在小可爱吉尔·威勒的身上传承下去,至此,便已足够了。

    所以,当那根粗壮的触须的就要刺穿莉莉丝·奎因的侧腰位置的时候,托比·威勒没有丝毫的犹豫,此时的他压根儿就顾不上所谓的客气和立法了,在他看来,任何能让自己的行为变得高效的办法,在此时都是最上乘的办法了,而此刻最高效的办法,无疑是给莉莉丝·奎因一脚,好让莉莉丝·奎因是借助这份突如其来的力道而被迫离开原地。

    对此托比·威勒也是这么做的。

    借助着自身奔跑的惯性,是让托比·威勒的这一记的飞踢充满了力量,至于莉莉丝·奎因,则是因为这样的飞踢而趔趄了好几步,也正是这好几步的距离,才得以让她是暂时地脱离了致死之时刻。

    只不过等到莉莉丝·奎因从短暂的惊愕中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原本这朝着踢来一脚的人,竟是为了救自己。

    托比·威勒...

    为什么...

    一时间,莉莉丝·奎因的大脑就好似被人用重锤给狠狠击打了一番一样,尤其是当她就这么直勾勾地看到,托比·威勒那逐渐开始变得涣散起来的神色的时候,她的嗓子眼儿里就好似堵了个异物一般,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当真令她感到难受得不行。

    莉莉丝·奎因怎么都想不通,为何托比·威勒会在此时选择救自己,是为了救自己而原因牺牲性命,她更是想不明白,像托比·威勒这样性格的男人,怎么会做出这般傻的行径呢?

    毕竟在她的心里,她对于托比·威勒的感觉是极为差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当年的那次事故,可以说那次的意外,充其量只是一根点燃了她与托比·威勒之间矛盾的导火索,可其真正的矛盾所在,却是别处。

    要知道,托比·威勒身为老杰克家的二儿子,自小那可都是鼻孔朝天看的主,尤其是在他的大哥本·威勒还在世的时候,他整个人的行径可以说是极为的嚣张和跋扈,在村里那可都是恶霸级别的存在,在那个年代,但凡在村里是有人对他有所不满,就会迎来他的一顿暴打,可以说那会儿的他,当真就是村子里的螃蟹,是横着走的主儿。

    可是自打本·威勒因为帕尔修拉的事而突然去世之后,托比·威勒的性格就好似在一夜之间得以改变,那会儿的他不再崇尚暴戾,反倒是让自己学会了蛰伏,学会了以另一种委婉的方式去接纳这个世界,他开始尝试着让自己去学会如何与人沟通,他开始尝试着让自己去站在对方的立场去看待问题,而这样的转变,无疑是让他整个人的名声,是得以快速地提升。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莉莉丝·奎因开始注意到这样一个状态下的托比·威勒。

    作为村子里比较有名的一枝花,可以说在村子里,想要去追求莉莉丝·奎因的成年男性不在少数,不说有多夸张的话,总之在同一时期,一块儿追求她的男人,少说也得有十几个之多。

    而托比·威勒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恶劣环境下,竟然是摘得了魁首,是赢得了莉莉丝·奎因对他的爱意,这不得不说,在追女孩儿这方面,他还是很有能力的。

    要知道,年轻时候的莉莉丝·奎因,可当真不怎么好追求呢。

    不过有一说一,在这个世上,任何的爱情都有着一份保鲜期的,在保险期内,年轻的小情侣是压根儿不会在意彼此的缺点,反倒是在二人的眼中,都能将对方的缺点视为优点,都能将对方的不足视为自己最为珍贵的留恋。

    可是一旦这份保鲜期一过,那么对于年轻的小情侣来讲,他们二人之间的这份爱情,就会遭受到第一次的风波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莉莉丝·奎因善妒的心态就逐渐地被她表现了出来,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去打听托比·威勒的私生活,并且让自己开始渗透到爱人的交友圈中,如果托比·威勒所接触的人是男性的话,那么她也不会说些什么,可如果说哪一天托比·威勒是在没有告知她本人的情况下,去私自见了别的女人,那么这不消入夜,二人的争吵便会相继爆发。

    在刚开始的时候,托比·威勒还会给莉莉丝·奎因去做解释,去告诉莉莉丝自己白天所见的这个女人是谁,身份是个什么身份,家住哪里等等,可是当这样的日子开始变为常态,他心底那股被隐匿已久的暴戾,便再次地被莉莉丝·奎因给激发出来了。

    两个人开始会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争吵,从彼此间涨红个脸,到之后莉莉丝·奎因对托比·威勒的拳打脚踢,可尽管这样,在双方的争执过程里,威勒家的二少爷,始终都能让自己去保持克制,让自己在这样的争执过程里保持绝对的理智。

    可是要知道一点,凡是有再一再二,却不可能有再三再四了。

    当莉莉丝·奎因是当着托比·威勒朋友的面,进而去不断地指责着他,不断地去质疑着他,不断地去践踏着他的面子,可以说在‘珍妮老爹’的那晚,莉莉丝·奎因的过激行为,当真是彻底激怒了他。

    所以这才有了托比·威勒是因怒而失手推了一把莉莉丝·奎因。

    这是这些年里,托比·威勒第一次出手动莉莉丝·奎因,在此之前,他永远都是那个只愿意开口去做解释,却不愿意去动手的人,毕竟在那会儿的时候,莉莉丝·奎因还是他心中最爱的女人,而且他也相信,他会将这样的爱一辈子传承下去。

    然而当莉莉丝·奎因就这么被他给一把推倒在了地上,当那殷红的血是徐徐地染红了莉莉丝·奎因身下的裙摆,这一幕竟看傻了那会儿的托比·威勒。

    他压根儿就不理解,为何自己方才那记并没有用多大力气的推搡,会造成莉莉丝·奎因的出血,而且从现场的情况来看,莉莉丝·奎因的出血量还是属于比较大的那类。

    可以说那一刻,当真是吓住托比·威勒了。

    不过作为威勒家的二少爷,托比·威勒还是见识过很多大风大浪的,这样短暂的惊愕并没有限制住他的思考,反倒是变相地刺激了他,他开始想要去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向莉莉丝·奎因阐明,想要用自己的行为去向对方证明,自己心中的这份不可磨灭的爱意。

    然而当莉莉丝·奎因就这么失神般地看着自己下身的血迹,她的世界观为之崩塌了。

    她完全就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最爱的男人,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野女人而这么欺负自己,她更加不明白的是,一项动口不动手的托比·威勒,为什么会在今天,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去推搡自己?

    尤其是当莉莉丝·奎因感觉到,有一阵瞬间的绞痛,是从自己下腹的位置处传来的时候,她的心瞬间就碎掉了。

    原本在彼时的前一天,莉莉丝·奎因还计划着如何将这个好消息是告诉托比·威勒,虽说那会儿只是早期,她的肚子也还没能达到显怀的程度,可是身为一个女人,身为一个准妈妈,她还是能够敏锐地察觉到,那会儿的她是百分之百的怀孕了。

    说到,那会儿的时候,莉莉丝·奎因就已经怀上了托比·威勒的孩子,而且从其肚皮隆起的程度上看,应该也就是两三个月大小。

    可是命运就是爱这般地戏弄这些苦命的人,正当莉莉丝·奎因是满怀欣喜地想要将这份礼物是送给托比·威勒呢,她却在不经意之间,是看到自己所爱的这个男人,竟然于当街之上,是跟一个陌生女子拉拉扯扯,这还得了?

    也正因为这样,才会有接下来莉莉丝·奎因与托比·威勒之间的争执。

    那么现在话说回来,眼见得,就真的是事实吗?

    只能说未必吧。

    然而莉莉丝·奎因怕是压根儿就不可能想到,那个在她心里早已被钉在了耻辱柱上的狐狸精,其人跟托比·威勒是真的没有关系,如果说非要在这俩人之间夹带上一层关系,怕也只是上级与下属之间的关系吧。

    托比·威勒是上级,而那个所谓的狐狸精是下属。

    不过不等托比·威勒给予解释呢,莉莉丝·奎因这边便率先发起难来了。

    而这个下场...

    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珍妮老爹’的闹剧,是一眨眼都过去了这么久,在此期间,莉莉丝·奎因就好似变了个人一样,她开始刻意地疏远整个威勒家族的人,尤其是对于托比·威勒,她更是连见都不想再见一面。

    若不是在她俩之间还夹杂着一位吉尔·威勒的话,相信以莉莉丝·奎因当时的那个态度,哈里斯·威勒是压根儿就别想踏进她们家的大门。

    只是这样的一种处理问题的办法,无疑是让托比·威勒极为郁闷,他是当真不知道自己跟莉莉丝·奎因之间的矛盾究竟出在了哪里,每当他想要去求莉莉丝·奎因回到他的身边的时候,这换回来的总是相同的那句话。

    有多远,滚多远!

    不过好在,这一次,命运是给了托比·威勒一次选择悔改的机会。

    而这样的机会,很明显托比·威勒不想错过了。

    “托比...”

    望着已逐渐没了颤抖的托比·威勒,望着这位被触须给上下贯穿的曾经爱人,莉莉丝·奎因的心里,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