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当爹供着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正文卷当爹供着“这……是系统bug了?”众位股东全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盯着眼前的资金盘。

    原因无他,这资金盘的增长势头,竟是比它跌落时更为猛烈!

    王旻正要上前检查,这时,就听见一阵巴掌拍在桌面上的声音,包含着无尽的怒意。

    “傅枝!你因为一己私欲丢了资金盘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弄虚作假,用假数据骗人!”

    傅枝是什么手腕啊,要说有王旻一行人帮衬着把钱找回来厉长靖信,可傅枝是单枪匹马,还在资金完全流逝前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就退了下来!

    还能不是为了怕承担后果,故意在电脑上动了手脚吗?

    厉长靖就是不信傅枝,在别人又是激动又是害怕希望落空的档口,第一个叫嚷着,喊:“错上加错,罪加一等!你就等着拿命来赎罪吧!”

    傅枝本是惦念着这多出来的十九个亿里到底有多少是苍狼的,多少是七个憨批葫芦娃偷来别人之外的,可以让她囊中不再羞涩。

    冷不防被厉长靖这个咋咋呼呼的打断思绪,听见质疑与威胁,傅枝眸光一冷,抬头,刹那如寒风料峭,碧海潮生,翻涌的不耐怒意瞬间涌入厉长靖,空气中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死死地掐住了男人的喉咙,偌大的压抑让厉长靖心口一沉,汗毛倒立!

    “厉氏资金盘被盗,你个人利益受损,言语不当我当你是九年素质教育漏网之鱼,不和你计较,但——”

    傅枝目光扫过厉长靖,话题一转,声音徒然拔高道:“现下资金盘回涨,在场即便有人不信,诧异,更多的也是激动,欣喜!假的能骗一时却骗不了一世,何况在场这么多技术人员,稍稍一查,就能查出来结果!我何必闹这么大的谎等着被你打脸!你不等技术人员调查结果,一味指责我弄虚作假!你能成为厉氏股东,想必在投胎这项技术活没少煞费苦心!”

    是啊!

    资金盘崩盘又回涨,在场股东哪个不是欣喜若狂,关乎自己利益的事情,谁不是心存侥幸,下意识地松一口气,只有厉长靖!

    只有他一个人,一口咬定傅枝做不到这件事情,就连个人的利益得失都被虚化!

    “王旻。”厉南礼开口。

    对上厉总的眼神,王旻福至心灵,点头,当下去到主机前,一番检测后,眼神越来越亮,手越来越抖,基本都按不住那个键盘了,最后好不容易深吸一口气,喊道:“我的妈!厉总!!!我爷爷在天有灵,保佑咱们把钱搞回来了!真金白银的,你下几百辈子都不用努力了!”

    王旻的肯定就像是一剂亢奋针,瞬间就让视频会议的股东会和在场的员工欢呼。他们的目光从不解到震惊,整个人跳起,用力一抡拳头,大喊:“yes!yes!yes!!!”

    “资金盘真回来了?我不用失业了?不是做梦吧!”

    “当然啊!厉总用人得当!我是十分佩服啊!”

    “还有傅枝傅小姐!这也太厉害了!肯定是隐士高人!”

    “什么隐士啊!傅小姐开始就暗示她和黑客联盟有渊源,咱那位股东不是没信吗?!”

    “傅小姐,傅小姐你是怎么搞得安全系统啊!还有你多划来的十九亿!是变魔术吗?我长这么大,都没讲过你这么厉害的!”

    “不对啊,钱是搞回来了,会不会再被他们划走啊?”

    厉长靖这会儿彻底没了话。

    技术人员围着傅枝转,连视频会议里的股东也对傅枝赞不绝口。

    还想问傅枝技术问题的王旻:“……”

    王旻不好意思打扰,只能看众人把傅枝当爹一样供着。

    傅枝言简意赅的回答问题,“安全系统已经加固,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对方的IP地址我也传给了警察,多出来的十九亿是其它被害公司以及我的工作费,和厉氏以及任何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字里行间都是告诉这群技术人员和股东,敢打十九亿的主意,你死了!

    “嗯嗯!”技术部的员工可不介意她的冷漠,眼睛亮晶晶的,就跟着一群听话的大狗狗一样围着傅枝,只等着最后结果出来后,和傅枝讨论一下技术上的问题。

    甚至于学一学如何加强安保系统。

    但股东们就不一样了。

    自厉南礼上台之后,厉氏里的一些蛀虫早就被清除干净,股东们大部分都是一些抡的清楚的,不触及利益不会主动生事的。

    先前他们怀疑质问傅枝,那是被厉长靖带节奏,以为傅枝没本事,等到傅枝把事情办成功了,那自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好意思。

    尽管在场不少人比陆景清的岁数都大,还是抹开了颜面,对着傅枝的方向颔首,开口道:“傅小姐,你替我们厉家办事,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我们是真心感激,为之前的莽撞自罚一杯。”

    摇晃红酒杯缺儿斯JPG。

    “以后傅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大可开口,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一个有本事的黑客,本身是不缺人际网的,要是能拿一个人情和傅枝交好,对于这群股东来说,都是利大于弊的。

    傅枝点头,不疾不徐地把目光移到厉长靖身上。

    厉长靖:“……”

    厉长靖错开傅枝的目光。

    只要傅枝不按头和他对视,他就能保证自己不尴尬。

    只是厉长靖不说话,不碍着那些还是很正直的,不愿意被人戳脊梁骨的股东皱眉。

    “长靖,之前我们念你是为了公司,这才对傅小姐大呼小叫,但现在,傅小姐帮了我们,于情于理,你也该为之前所说的话道歉。”

    “长靖,不要因为你一个人的关系,丢了所有股东的脸!”

    偌大的公司内,这么多股东逼着厉长靖道歉,厉长靖孤身一人,再不满,也知道不道歉,只怕日后都没有股东愿意和他交往,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低头道,“傅小姐深藏不露,是我眼拙,希望傅小姐不要和我计较。”

    被道歉的傅枝冷漠。

    傅枝理都不理他,一转头,划拉自己的钱。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