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恩怨两消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清枫县城地西偏僻一角,有一座高墙深宅,宅子前院极为宽阔,院内摆着一排排刀枪棍棒,好似一练武场,此时院内站着数十名红衣大汉,围着一木桩,木桩上绑着一年轻男子,正被一壮汉执长鞭抽打。

    每鞭下去便是一条血痕,年轻男子身着的衣物已被抽烂,一缕缕长布挂在身上,男子此时已是出气多,进气少,执鞭壮汉抽打时,口中骂骂咧咧说道“你这孙子,胆子很肥啊,还想去告密?”

    “吱!”这时,院子厚厚的木门被推开,巨象帮三帮主“瘦豹”与几位手下,领着一气宇不凡的陌生男子,走入院子,陌生男子看了眼院内木桩上挂着一生死未知的年轻男子,不由皱起了眉头。

    “大哥!这位道上的兄弟,要见你。”三帮主“瘦豹”快走几步,来到一体态肥壮,满脸横肉的高大胖子身前说道。

    “哦!这位小兄弟面生的很,道上可有名号?”这肥壮高大的胖子,正是巨象帮帮主贾暮,人送外号“巨象浮屠”。

    “并无什么名号,在下就一无名小辈!”刘玉在巨象帮数十号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下,淡然说道。

    “听说小兄弟与那宣员外有故,要递他还了本帮的银子?”前面赶回的一巨象帮帮众,早已将宣府门前所发生的事,悉数告之贾暮。

    “他是何人,为何用私刑将其吊起!”刘玉并没有理会贾暮,而是指着木桩上吊着的年轻男子,问道。

    “哼!本县一个小捕快,不知天高地厚,竟想偷偷前往朔阳府告我们。”巨象帮二帮主“狂虎”,摸着自己油光滑亮的光头,缓缓说道。

    “你们如此公然谋害一朝廷捕快,就不怕王法吗?”刘玉寒声说道。

    “在这清枫县我们巨象帮就是王法,我劝你少趟浑水,宣大头那宅子,本帮拿定了。”二帮主“狂虎”抽出一旁的大刀,瞪着刘玉恶狠狠说道,四周的巨象帮帮众,也各自拿起武器,向前一步,围了上来。

    “慢着!贾某最佩服小兄弟这样有胆色之人,孤身一人便敢前来本帮驻地,贾某便卖小兄弟一个面子,若小兄弟愿拿出三万两银子,此事便算了过,如何?”贾暮眯着双眼说道。

    “胃口不小!方前听城里百姓说你们巨象帮这伙人横行县里,无恶不作,看来所言非虚!”刘玉扫视一眼四周恶象横生的巨象帮帮众,语气冷冷地说道。

    “哼!果真是来找茬的,兄弟们剁了他!”二帮主“狂虎”脾性暴躁,闻言大怒喊道。院内数十名巨象帮帮众,随着一声令下,从四周朝刘玉猛冲了过来,手中长刀霍霍,作势欲将刘玉砍成肉泥。

    “锵!”的一声剑鸣,数十名巨象帮帮众手中的刀、枪、剑、棍应声而断,一股气劲爆开,将这些人悉数震飞,倒地后哀嚎一片。

    刘玉手下留情,并未要了这些人性命,但或断其一臂,或断其一足,也未打算轻易放过这帮凶徒。

    “喝!硬茬子,一起上!”贾暮见此色变,大吼一声,气灌周身,外衣震碎露出了内甲,一身皮肉肥厚,如一小巨人,提起一根门柱粗的狼牙棒,猛地跃起,朝刘玉当头砸去。

    同时,二帮主“狂虎”与三帮主“瘦豹”从两侧包抄,一刀一剑,直取刘玉上下两路,三人合击瞬间而成,默契十足。

    “咔!”一道含着风霜的半月剑气荡开,狼牙棒从中而断,三人也随之,被劈成了两段,血流满地,三人双目瞪直,至死也不敢相信,三人合击,竟不敌对方一剑。

    刘玉没有去管那些落荒而逃的巨象帮帮众,而是上前将挂在木桩上的那名捕快放下,喂下一粒“生肌丹”后,施展“黄木培元术”,将只剩一口气的受伤男子救下。

    随后带着苏醒的年轻捕快,御剑飞至县衙,将那位同已死去的“巨象帮”帮主,拜把子的清枫县总捕头制服,随后取出黄圣宗宗门玉牌表明身份,通过县令调动一干捕快、衙役将逃窜的巨象帮帮众一一抓获。

    巨象帮这伙害百姓,欺男霸女,可谓无恶不作,待抓获这些人后,原本敢怒不敢言,害怕报复的苦主们,便纷纷至衙门告状,在县中横下数年的巨象帮,一日间覆灭,令城内百姓是大快人心。

    城南宣府的一间卧室内,刘玉与宣府小少爷盘坐于木床上,两人相对而坐。刘玉闭眼施展法咒,不久后双手间浮现一个五彩光球,左手吸住五彩光球,将五彩光球缓缓注入宣珍腹内,随后左手便一直贴在宣珍的腹部。

    约一刻钟后,刘玉睁开了双眼,皱起眉头,收回左手,起身下了木床。

    “仙师,珍儿他是否有灵根?”一旁焦急等候的宣员外,忙上前问道。

    刘玉无言地摇了摇头,宣珍并无灵根,就是一普通凡胎。爷爷当年为抢夺洞府地图,将宣府灭门,刘玉一直心中有愧,耿耿于怀。今日偶遇宣员外,方知宣府留有一丝血脉。

    刘玉本想若宣珍身怀灵根,具有修仙资质,便助其踏上仙途,可惜事与愿违,宣珍虽自幼聪慧,才思敏捷,小小年纪便通过县试,乃远近有名的小神童,但仙缘上天注定,没有灵根,便只能是一介俗人。

    “哎!”宣员外长叹了口气。宣府虽落寞,但当年他老爹也是一修仙之人,“灵根”之意,他还是知道的,若珍儿没有灵根,便修不得仙。

    想当年老爹时常抱怨他们几兄弟不争气,没能生下具有灵根资质的仙童,说宣家修真一族的血脉将断于他的手中,整日郁郁寡欢。

    “爹!无需太难过,即便修仙无望,珍儿也能考取功名,振兴宣府。”宣珍虽心中也有些失落,但还是开口安慰父亲道。

    宣珍从小便听人说起,宣府当年仍是县内第一望族,只不过招了灾祸,这才家道中落。宣珍便将振兴宣府至小存于心中,小小年纪便饱读诗书,想要有朝一日,金榜提名,光宗耀祖。

    “好孩子!”宣员外欣慰地点头说道。

    “多谢仙师,今日出手相救,宣某感激不尽!”宣员外起身对一旁的刘玉行一大礼说道。

    若不是这位自称与他死去老爹有故的刘仙师出手,今日宣府便毁在了他的手中,平日浑浑噩噩,游手好闲,败尽家产,经此一事,宣员外感触良多,心中是悔恨交加。

    “无需如此,宣老爷子与贫道爷爷为故交,今日偶过清枫县城,听闻此事,自不会袖手旁观。若往后府中遇难事,可去玄阳府九正县流云镖局,报贫道姓名,家父自会出手相助,这一万两银票,您收好!”刘玉起身取出一张银票,放在木桌上开口说道。

    “这使不得!怎能要仙师您的银子!”宣员外忙推脱道。

    “仙师,能否多留几日!也好报您大恩!”宣珍至小聪慧,已看出刘玉欲走,开口挽留道。

    “啊!仙师你这就要走?府中已设宴,多住几日吧!”宣员外一惊,立即劝道。

    “宗门还另有事物,便不打扰了!”刘玉推门走到了院子里,婉拒道。

    “仙师大恩,小生没齿难忘!”年幼的宣珍,上前行一书生之礼,对刘玉说道。

    “万法皆有因果,今日之恩或为往日之怨,无需太放于心!”刘玉看了一眼少年宣珍,淡淡说道。随后化为一道剑光,破空而去,此子既无仙缘,便缘尽于此,恩怨两消。

    。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