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血影风斧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哎!”随着幽鲨斗士团一方的选手,被炽火斗士团的选手一锤击飞出老远,这场胜负便已分晓。

    玄山不由抚额,又下错了,已连输两场了,输的灵石到不多,也就几万,就是一来就输,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各位!本日“铁血争霸赛”二百二十一场比赛的第二场,由炽火斗士团获胜!”

    场中一头带红高帽,身着礼服的斗场司仪,兴奋地宣布,随后紧接着又说道:

    “现在双方战成一比一平局,那么第三场便尤为重要,将决定本日“铁血争霸赛”的最终胜负,双方会派出哪位选手呢,让咱们拭目以待!”

    中场休息,斗场内的观众顿时纷纷站起,有些输光了直接拍拍屁股走人,有些去外厅休息片刻,喝一杯,或解手,也有像玄山一样,留坐在原地闭目养神的,静等下一场开启。

    玄山坐在了观赛台上层的贵宾单座区,座椅宽敞由灵兽绒皮精制而成,可容一人半躺其上,每座离的较远,手旁皆放有一小餐桌,上面摆放着斗场送的一些免费糕点、酒水,不时有貌美的侍女端着托盘来回走动,为贵宾们添上酒水。

    ……

    “各位,本日“铁血争霸赛”二百二十一场比赛的第三场,很快就要举行,炽火斗士团派出的是他们的王牌斗士“火徒”,而幽鲨斗士团同样也派出的是他们的王牌斗士“狂斧”,看来双方今日皆势在必得,想要赢下最终的比赛。”

    约一柱香后,斗场司仪再次出现在斗场之中,对四周看台一躬身,指着斗场两侧的候战圆台,激情介绍道。

    左侧站着一位体形消瘦,身披红衣的红发男子,是来至炽火斗士团的“火徒”,一位筑基八府修为的兽修,旁边站着一头羽色火红的大鸟,乃是他的伴修战兽六阶“炙风雀”,本次赛事出战十次,九胜一负。

    右侧则是一位赤身半甲壮汉,手提一柄血玉巨斧,来幽鲨斗士团的“狂斧”,同样是一位筑基八府修为的兽修,身旁蹲着一头小山大小身披厚厚岩甲的石牛,乃是他的伴修战兽六阶“荒岭岩牛”,本次赛事出战十一次,九胜二负。

    “让我们来看看这场比赛的随机场地,会是哪张地图。”礼服男子指着半空浮现的投影影像,用充满悬念的语气说道。

    只见投影中的影像不停变换,最终影像定格在了一张乱石遍地的荒原地图。

    “哦!是“荒石土原”,对双方来说,都是张不错的地图,各位觉得本场比赛最终谁将胜出呢?抓紧时间下注,支持你们心意的选手,对决马上开始!”斗场司仪高声呼喊道。

    玄山通过“血狮令”调出席位前的下注投影,上面详细显示着两位选手的赛事信息与实时赔率,显然大多数人买的是“火徒”,他的伴修战兽是“炙风雀”,对上笨重的“荒岭岩牛”,自然是占尽优势,赔率最高只有一比零点五。

    当随机出“荒石土原”这张地图后,赔率上升了少许,达到了一比零点六,显然大家还是不看好幽鲨斗士团的“狂斧”。

    虽然这“狂斧”的赔率为一比一点四,有些诱人,但玄山还是准备随大众一道下注“火徒”。

    “荒岭岩牛”那身岩甲虽防御极为惊人,犹如一座移动的堡垒,但对上“炙风雀”这种灵动的同阶飞禽,只有挨打的份,这场决斗可算是兽主“狂斧”,以一敌二,胜算可想而知。

    “道友这是要下“火徒”!”当玄山轻点座前悬浮的投影光幕,准备向“火徒”这方下注五万低级灵石时,坐于一旁左侧席位的金发白脸的北地男子,含笑着向玄山招呼道。

    “嗯!”对方只不过是一陌生人,玄山不想多搭理,随意点了点头,便要点下光幕上的确认光圈,确认下注“火徒”。

    “且慢!”这时那北地男子再次打断玄山,随后竟起身向玄山走来。

    “这位兄弟有可贵干!”玄山不由皱眉,语气不善地说道。

    “道友莫要误会!在下见道友已连输了两场,只是不忍心再看道友白白输了灵石,这“狂斧”在下认识,是一位战力超强的狠人,这场比斗看似不利,其实在下看来,他最后定能胜出!”金发男子爽朗地说道。

    “哦是嘛!”玄山不由生出一丝警惕之心,他从未见过此人,非亲非故的,怎如此上心?不知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当然道友不信也正常,一看这位道友便与在下一样,是喜好此道的同道之人,这样,道友若信我,便改下“狂斧”,赢了自然最好,输了便算在下的如何,全当交个朋友!”金发男子和善地缓缓说道。

    “道友话已至此,玄山便听道友的,改改霉运,输了自然算贫道自己的,正如道友所说,交个朋友!”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说,到是让玄山所料不及,想来真的只是一喜好此道的同道之人,便笑着回道。

    同时操控投影光幕,改下了“狂斧”,只不过金额改成了一万低级灵石,一点小钱,输了也就输了。

    “比赛开始了,道友无需担心,“狂斧”定能赢!”金发男子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席位坐下。

    随着两侧选手站台,阵法灵光亮起,两位选手瞬间消失于光芒之中,被传送进了决斗场地,斗场底部的整个平台,变成一块巨大的投影光幕,从里面显示的影像来看,两位选手已身处旷阔的乱石荒原。

    “啾~!”只见双方一入场,那一身炫丽红羽的“炙风雀”立即展翅高飞,而兽主“火徒”则一跃,跳在了“炙风雀”的背上,“火徒”方才所站之处,赫然出现了一柄巨大的血玉巨斧,沉陷地面。

    “呼!”炙风雀双翅一扇,一道道火蛇便如雨下,而站其背上的兽主“火徒”则招出了一柄赤红火旗法器,手握火旗一挥,十几颗炽热炎球,如天外流火般向地面的“狂斧”与岩牛轰去。

    “碰!”赤身壮汉收回巨斧,周身撑起明黄灵光,激发了护身罡气,巨斧连挥,将一颗颗炎球劈碎,一时烈焰四射,轰鸣之声震天,赤身壮汉与那头巨大岩牛顿时被火海淹没。

    “裂空飞斧!”火焰还未消散,从火海之中飞出一柄巨斧,旋转如风车,带着呼啸的破空裂响,急速射向空中的“炙风雀”,但“炙风雀”极为灵动,挥翅一闪,便躲过了这一记飞斧。

    此时地面火海已散去,赤身壮汉有罡气护体,而那头“荒岭岩牛”一身厚重岩甲也不惧烈焰,一人一牛,未受半点灼伤,岩牛护甲虽厚,但对方在空中,空有一身蛮力,也只能于地面来回干吼。

    火旗一挥,又是一阵火雨与炎球落下,炸的地面乱石飞溅,在这种空旷的荒原,面对“炙风雀”这种飞速极快的灵禽,“狂斧”与他的那头岩牛,果然如大众所料,只有挨打的份。

    虽说凭借厚厚岩甲与护身罡气,面对来至空中的狂轰乱炸,“狂斧”与伴修灵兽岩牛并未落败,其间不时通过手中巨斧试图回击,但次次落空,跟本沾不到“炙风雀”的边。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离比斗结束时间越来越近,场内外眼热高赔率,抱着侥幸之心押注“狂斧”一方的众多看客,赌徒,纷纷一脸死灰。

    这样拖下去,就完了,虽说“狂斧”一方没有受伤落败,但时间一到,显然被压着打的“狂斧”,定会被判输。

    “火徒”挥舞手中火旗再次发动攻击时,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比斗结束时间将至,这场很快便可轻松拿下。

    早就听说这“狂斧”的那头“荒岭岩牛”十分厉害,有七阶凶兽“披甲魔牛”的血脉,一身岩甲坚不可摧,让不少人吃了苦头,但对上自己的“炙风雀”,它还能飞起来不成。

    “岩暴飓风”突然赤身壮汉跳上牛背,紫府灵门大开,法力汹涌而出,通过两脚灌入牛身,发动了兽修战技。

    只听“荒岭岩牛”一声吼叫,地面顿时掀起飓风,满地的乱石,沙土随风飞起,黑压压向空中的“炙风雀”卷去。

    “啾~!”炙风雀展翅急飞,但飓风范围极大,很快便将“炙风雀”淹没。

    面对狂风卷起的漫天乱石轰击,“火徒”轻哼一起,法力灌入手中的火旗,以“炙风雀”为中心,顿时向外暴发出一道狂暴火环,烈焰吞天,瞬间荡散了乱石飓风。

    “血影风斧”火徒虽挡下这波进攻,但赤身壮汉已借着飓风之势,飞冲至“炙风雀”上空,手中巨斧爆出刺眼血光,如天神下凡般,双手持斧发出了斧技绝招,朝火徒当头劈下。

    “哧!”火徒脸色一变,方才的那记火环已消耗了他大量法力,对方攻势又至,只能强行抽调“炙风雀”体内的灵力,在身前凝聚出了一块烈焰火盾。

    但仓促间火盾防御不足,被一斧头劈碎,连带着火徒也从“炙风雀”背上被砍飞,不由吐出一口鲜血。

    “叮、叮!”这时斗场内正好响起了比斗时间结束的铃声,双方瞬间被传出了法阵地图,“火徒”不甘地试去嘴角血丝,早知最后比斗时间将结束,就该让“炙风雀”飞高些。

    “本场比斗由幽鲨斗士团“狂斧”胜!”斗场中间司仪高声宣布道,看台与角斗场外的广场上,下注“狂斧”的赌徒顿时响起震天欢呼,这场倍率不低,这些人都能大赚一笔。

    “这!”玄山也愣住了,没想到还真被旁边这北地人说对了,“狂斧”还真赢了,早知就多下点了。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