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色欲熏心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玄尘道途正文卷第六百二十七章色欲熏心“臭婊子!”刚从冬焰岛返回的怒冬真人,一脸怒气回到圣鲸堡的卧室,给自己倒了酒,气急败坏骂道。

    至从与洛尘缔结婚约,怒冬是心花怒放,有这么一位貌若天仙的未婚妻,怒冬自然是心痒难耐,等不及想一亲芳泽。

    想着法子与洛尘亲近,邀游,送礼,用尽各种方法想讨美人欢心,这十几年来,次次满怀期待往冬焰岛跑,但又次次铩羽而归。

    那臭婊子总是摆着一副清高姿态,对他是不冷不热,根本就没有半点成为他未婚妻的样子,手都不让他碰一下。

    这次他特意让人从云州带来了一些灵果,送去冬焰岛,其间装做醉酒之态,欲强行搂抱,但不想人没摸着,还挨了一记火辣辣的巴掌。

    “碰!”怒冬真人越想越气,将手中酒杯摔了个粉碎,臭婊子等完婚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哼!装清高,等老子玩腻了,找多些人陪你玩,看你到时还装,怒冬真人双目含火,显露一副凶狠之相。

    “呦!这又是谁?惹怒冬兄不开心了!”这时一邪魅男子走入室内,竟是那幽鲨真人,见室内狼藉,调侃道。

    “还不是那臭婊子!”怒冬真人深吸口气说道。

    “此事不是告诫过怒冬兄,切莫心急,这种冰清玉洁的仙子,只能水磨工夫,徐徐图之,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幽鲨真人不由笑道。

    “哼!你这大忙人,怎有工夫来找我!”怒冬真人不悦地说道。

    “这不听说怒冬兄在仙子那吃瘪,心里定不痛快,幽鲨特来与怒冬兄解闷!”幽鲨真人也不客气,坐下后,自顾自倒上了一杯酒,一口饮尽说道。

    “你这家伙来看我笑话的吧!”怒冬真人也倒了一酒,闷声说道。

    “真不是,知道怒冬兄不痛快,幽鲨手上正好有一乐子,来与怒冬兄分享!”幽鲨真人吊着胃口说道。

    “何事?”怒冬真人烦躁问道。

    “最近得到一消息,在黑森林旧矿区附近的鬼窟层,可能藏匿有一座女妖部落,首领乃是金丹期暗魅女妖,若能抓来,可是极品鼎炉,不知怒冬兄可有兴趣,可愿与幽鲨跑上一趟?”幽鲨真人缓缓说道。

    “金丹期暗魅女妖?消息可靠吗?”怒冬真人心头不由一痒,暗魅女妖一族天生尤物,心性淫荡,乃上等鼎炉,这等尤物怒冬自然尝试过,但金丹期暗魅女妖,他还真没见识过。

    “最少七成!”幽鲨真人淡定说道。

    “也好,最近闲着也是闲着,那就随幽鲨兄跑一趟,但说好了,若真抓住这等尤物,需先由小弟玩一阵子。”怒冬真人心动说道。

    想来这金丹期暗魅女妖应不比那传说中的“姹魅女妖”差多少,老爹在地下密室秘密囚禁有一头姹魅女妖,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他。

    怒冬心中一直对密室中的姹魅女妖抱有幻想,但这头姹魅女妖乃是老爹的禁脔,令他一直无从得手。

    “那是自然,只不过还有些小麻烦,需怒冬兄帮个小忙!”幽鲨真人笑着说道,就知道这位色欲熏心的主定会感兴趣。

    他之所以对女妖部落如此上心,是因为地窟鼠人乃是暗魅女妖的从族,女妖部落同样是一座大型鼠人部落。

    像这等规模的鼠人部落,其仓中定储存有大量不菲矿物,其中不乏“玄磁灵金”、“浮空灵晶”这等建造灵能战舰所需的珍稀矿物,当然金丹期暗魅女妖这样的尤物,他也同样心痒。

    “就知道你这厮没这般好心,说吧!什么事?”怒冬一副难怪的神情。说道。

    “就是想找出这座女妖部落,要用些手段,需要找黄圣宗一道号玄玉的留驻弟子帮忙,此人与斗场有些过节,为兄不便出面,此事是这样…”幽鲨真人将此事的前因后果,以及老鸮所提出寻找这座女妖部落的手段细细说道。

    “四鬼指妖盘?”听幽鲨一说,怒冬不由皱眉,这件能追寻暗魅女妖踪迹的墨盘,听着怎么这么像自己家族的秘制法器“魅血妖盘”,这种法器乃他们兹涅家先祖秘密炼制,用来追捕暗魅女妖一族之物。

    且时至今日家族暗中仍有两支追捕暗魅女妖的精锐小队,皆配有“魅血妖盘”,看来这“四鬼指妖盘”应是家族早前遗失之物,需尽快收来。

    “这人交给我!”怒冬真人一口应道,由自己出面,想来这黄圣宗应不会拒绝,只是需想一好一些的借口,不单要让那玄玉道人跟去,还需将他手中的“魅血妖盘”拿回来。

    ……

    “两位这边走!”一位貌美侍从领着玄北、玄玉两人,在圣鲸堡错综相连的廊道、花园间行走。

    “师叔,不知此行找咱们有何事?”正在船厂舍院住处绘符的刘玉与师叔玄北一道,被那怒冬真人派人叫来了圣鲸堡。

    刘玉不禁一头雾水,这厮不知突然派人至船厂舍院,若是只叫师叔,还有可能是造船的一些琐事,可指名点姓,要他一起跟来,就让人想不出是为何了?

    “不清楚!一会少说话,一切听贫道的。”玄北也一脸不解摇头,但不忘叮嘱道。

    “知道了师叔!”刘玉皱着眉头点头应道。

    “殿下,两位客人带来了!”貌美侍从领着两人七转八转,来到一间待客厅,怒冬真人已在厅内等候。

    “两位快坐!”怒冬真人坐于桌旁,招呼着说道。

    “黄圣宗,驻白鲸港执事,玄北!”

    “黄圣宗,弟子玄玉!”

    “拜见真人!”两人一口同声拜道。

    “无需客气,坐下说!”怒冬点头,随后给两人倒了两杯热茶。

    “谢真人!不知真人找贫道二人,是有何要事吩咐?”玄北忙恭敬说道。

    “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只不过有事想找这位玄玉道侄帮一小忙!”怒冬直言说道。

    “还请真人吩咐!”玄北与刘玉对视一眼,皆是茫然,刘玉随即拱手说道。

    “本盟近日从一外号“老鸮”的地窟冒险佣工口中得知,在黑森林旧矿区一带藏匿有一座女妖部落,这些年一直暗中残害大量冒险佣工的性命,本尊欲带队前去,铲除这座女妖部落。”

    “据那“老鸮”说,他有一探询暗魅女妖踪迹的法器“四鬼指妖盘”,昨日卖于了玄玉道侄,且玄玉道侄身中“魅花妖印”,正好可帮本盟引出暗魅女妖,所以这才想让玄玉道侄随行协助!”怒冬真人缓缓说道。

    “铲除女妖部落,按理说弟子应义不容辞,但本宗长老不日将至,弟子需留在港中迎候,不便外出,还望真人体量,但弟子愿交出“四鬼指妖盘”,以助真人此行除妖。”随这厮一道出行,刘玉打心底是一万个不乐意,但又不好拒绝,只好婉言说道。

    “本宗玄木长老正在赶来白鲸港的路上,还有一、二个月的路程便至,此时确不便外出。”玄北道人也帮着说道。

    “有玄北执事留港迎接贵宗玄木长老即可,到时就说玄玉道侄被本尊征召,想来玄木长老定不会怪罪,且此行玄玉道侄身上的“魅花妖印”,乃找出女妖部落的关键,还望玄玉道侄莫要推迟!”见这道人竟推迟,怒冬真人心头不由生出几丝怒气,一小小筑基弟子,真是不识抬举。

    “玄玉他修为尚浅,以身为饵,怕是太过危险!要不真人还是另寻合适之人,莫坏了真人的大事!”玄北道人见这怒冬真人已落下了脸,但心忧师侄玄玉的安全,还是硬着头皮,委婉说道。

    “有本尊在,自然可保其周全,此行这几日便要出发,玄玉道侄已是最合适的人选,怎么帮本盟办事,贵宗不乐意?”怒冬真人阴着脸问道。

    “不、不!真人误会了,弟子愿随殿下前去。”话已至此,刘玉即便万般不愿,也只能奉承说道,得罪这种小人,对宗门可极为不利,宗门那艘灵能战舰,可还在船厂躺着呢。

    “这是昨日弟子收购得“四鬼指妖盘”,还请殿下收好!”刘玉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那墨盘,昨日好心帮旧友一把,不想此物竟是一烫手山芋,这“老鸮”也忒不厚道了。

    “此物乃道侄高价所购,本尊自然不会白拿,且为本尊做事,也不会让你白跑。”

    “听说你前些年耗费甚多从本盟兑换了一门天师真言秘术,想必这类法术,玄玉道侄定喜欢,那这卷“天师真言·追魂令”你拿去,当做此行的报酬,切记此术不可私下传于他人。”

    怒冬真人见对方顺从,便取出了事先备好的一枚“魂识玉简”,省得传出去,被人说出手小气。

    “弟子知道,谢过殿下!”刘玉接过玉简,点头表示知道,一件用不上的法器,换来一式天师真言秘术,到是不亏。

    …

    “玄玉,此行他们以你为饵,需多加小心!”两人出了圣鲸堡,玄北担忧说道。

    “放心吧!师叔,弟子自有分寸,再说那怒冬真人,不是说保弟子周全,应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刘玉点头应道。

    “哎!早知这么麻烦,上次就该拜托灵冰宫的洛尘仙子,为你解了那魅花妖印。”玄北道人叹口气说道。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