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章 花见花开,鸟见鸟鸣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这世间有一种人是很难被理解的,你要看他一眼,就感觉所有的愤懑、怨气都消散得无影无踪。沐新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从小生活在官家,虽然从小被溺爱,虽然有那么一种小霸王的味道,但不得不说,一双大眼睛,白皙迷人的皮肤却也显得那么逍遥。外加暖洋洋的声音,让他在犯错之后,可以得到所有的原谅。原来颜值不仅可以吃饭,还可以被原谅。

    今天是沐府的一个寻常日子,沐新一如既往的走在雨花石小道上,先生梅寒,等着给他验收昨天的功课。沐新自幼天才,诗书礼易乐从小又是耳濡目染,骑射都是不在话下,他自认天地小无他耳。然而这梅寒先生却有所不同,梅寒先生不授古今,不传经典,却只聊《风华录》。沐新问起父亲沐仁时,也是不得此书出处,但梅寒先生有当今圣上的亲笔御赐牌匾,上书“天骄”二字,父亲也只能说“先生自有他的道理”。

    《风华录》是什么书?书中记录了从上古神农时代到如今李唐的所有民间俚语,既有通天的学识,也有鸟兽的走语。学之可卜算天地造化,断阴阳巧合,通知可改变天地命数,造再世神话,熟之成神人之境,造无量功德。自古以来,《风华录》只可传一次,之后便会引得天火自焚,再无此书。因此每传《风华录》,皆由下一世编写而来,在撰写过程中,更是添加本朝精华。传自梅寒先生此处,已历二十三世。

    梅寒先生苦于寻找下一世的寄托,年逾40载,在南北两岸皆寻过各路天才,然而,始终就差那么一点。心术不正,恐怕得到此书,会用于邪魔外道;杂念太深,恐怕学不会精髓,断了传承;缺少耐心,恐怕志不在此,枉顾传授。因此,梅寒先生一直在苦寻这接班人。

    直到遇到沐新。

    沐新也是一代天才,论智慧,恐怕只有郭子仪、李光弼,这类当世豪杰可与之比较,然而沐府所在地方太小,沐新尚未被发掘。初遇沐新时,梅寒先生见得他自有神光灌顶,仙风盎然,咋眼一看,仿佛星宿转世,精美绝伦。他身着朴素玉衣,脚踏九星抱云鞋,手持一卷不知名的书籍,对着一只金丝神猴耳语,嘴中不知道嘟囔着一些什么。而那只神猴,竟然好像听懂了一样,连连鼓掌,嬉笑,与人无异。久之,各类飞禽走兽都围绕过去,一副百兽朝圣图。

    梅寒感觉颇为诧异,自古以来,自有大圣贤才方有此番光景,比如孔圣人,成圣数十载,天朝供奉。而飞禽走兽听而论道的,恐怕只有上古神农、皇帝等远古圣贤,才有此等魄力。

    “敢问小兄弟,跟这金丝神猴所谈何物?”梅寒想了解,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沐新自小习惯了跟飞禽走兽打交道,虽然生在府邸,但南来北往的大雁,流浪至华安府的各类走兽,打交道的次数还是不少,从小古灵精怪,自然是学得也快。人的性格往往很有意思,当融进了一类圈子的时候,就很难进入另一类圈子,沐新也不例外。他习惯了和动物打交到,缺不擅长和人打交道。除了父母和贴身近侍,他几乎无任何交流。当梅寒跟他说话时,他也是有被吓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所想则所述。

    “我教他,这天要下雨了,虽会淋湿身体,却可滋润土地,一季后这蟠桃可更加可口”,

    “那些小鸟,我教他们如何辨别星宿方向,避免迷失方向”,

    “那些土狗,我教他们要防狗盗之徒,这样才会获得主人青睐”

    .......

    这些话听得梅寒一阵喜悦,竟忍不住大笑。竟有如此神奇之人,以人间道理,度化万物生灵。还是如此幼子,天才,可教,可授。

    沐新看他哈哈大笑,一时手足无措,一股脑朝另一边跑过去,那边是沐府。他不知道怎么打交道,也不知道梅寒这是嘲笑还是傻笑,很是尴尬,只能跑回去。

    “小兄弟,我看你我有缘,我梅寒要授你经天纬地的能力,哈哈哈哈....”梅寒动用了一丝内力朝沐新那边说道,这丝内力如同游丝一般,传到了沐新的耳朵里,缠绕着五脏六腑,估计沐新这辈子是难以忘掉了。

    回到家,沐新跟父亲沐仁讲述了所遇到的情况,沐仁何许人也,年轻时曾是颜真卿的客卿,虽不曾位居首位,却也颇得颜先生厚爱。有着这层关系,他对圣庭的消息也有所耳闻,梅寒的大名也听说过。梅寒,字人杰,乃是前朝武帝御笔亲赐。武帝何许人也?绝世之天才,盛世之霸主,能被武帝欣赏青睐的人,绝非常人。梅寒后来成为了玄宗的导师,虽然只有短短一载,却也让玄宗在朝堂之上直言,“梅先生乃寡人之仲父”。可惜的是,玄宗中兴唐室之后,梅先生却忽然消失,玄宗差人寻访数载无果,甚至觉得他可能已经驾鹤西归。

    如今这梅寒先生忽然而来,又要教小儿技艺,是否有诈?沐仁也有些拿捏不定,如果是梅先生本人,自然是求之不得,如若是骗子,又当如何?

    “新儿,梅先生是否有告知你他的住处?为父去拜访一番”,沐仁觉得,还是要亲自验证,与对方有过交集,自然课分辨真伪。

    “没有,这个怪人只是跟我说要传我能力,没有告知去处”,沐新有些委屈,“他的声音现在还在我五脏六腑内萦绕,很不舒服”。

    声音在体内萦绕?这是内功高手才有的技能,早些年也和梅先生有过交流,其中也不乏武艺交流。“新儿,试一试为父教你的吐纳之法,看看是否会舒服一些”。

    沐新开始运气,早些年他也跟随父亲学过武艺,但父亲觉得当下盛世已无需武艺傍身,相反,可能还会招致仇家,因此只教了一些心法。只见沐新脸色急转,由白转黄,由黄又转紫,最终又恢复了白色。沐新吐纳完毕,感觉气顺了很多。

    沐仁见状,立即明白,这的确是梅寒的心法,《风华录》中独有的功法。当年自己也曾败于梅寒,比试时不小心中了一掌,梅寒为了帮他缓解痛楚,改良了沐家的吐纳法。当时自己吐纳时,也有过这番奇特的变化。

    “新儿,能遇到梅先生,是我们沐家莫大的造化,可惜......”,沐仁忽然想到,并未知晓梅寒住处,新儿又去哪里学习呢?得知惊喜存在,却又无处可得,沐仁不禁非常遗憾。

    “父亲,刚才运气的过程中,我感受到几句口诀萦绕在我的大脑里,好像被灌输进来的一样”,沐新说道,“但不知是否是歪门邪道”。

    “不会不会,新儿,梅先生所教,绝无可能是外门邪道,你且说说看?”

    “道生一而化万物,万物刍狗天不仁。”

    “神鸟降世落慌谷,谷中自有鬼谷仙。”

    两句颇为精妙的口诀,沐仁不禁有些被吸引进去,很熟悉,仿佛参透了就可领悟大造化。但仅仅四句是不可能参悟大道的,眼前最重要的还是给新儿找到梅先生的住处。

    “道生一.....万物刍狗.....神鸟降世.....鬼谷仙”,沐仁嘴里面反复重复着这些文字,感觉有些头绪,却又毫无思路。

    “父亲.....我想,应该是闲云谷”,

    “当年道尊骑牛出关,著有《道德经》,前两句演化于此书当中,”

    “后两句,很明显是在讲述武神朝以来的神鸟传说,”

    “道尊相传是在闲云谷羽化成圣,而神鸟传说,则是由鬼谷大仙道来,而鬼谷大仙,则是于闲云谷当中,修炼成圣。”

    “哈哈,我儿真是聪慧,也不枉此大机缘”,沐仁哈哈大笑,他曾听梅寒说过《风华录》的传承故事。

    他不知道,却又很幸运。

    所幸,道尊是《风华录》第3代传人。

    所幸,鬼谷仙是《风华录》第10代传人。

    所幸,闲云谷就在华安府十公里外。

    但他知道,儿子的机缘要来了。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