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24、二楼货架子上多得是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白衣少女又转向太史言,粉面含愠。咬牙说道:“你这个怪物,虽然能说人话,你这个样子已经不属于人类,应当杀灭。更可恨你毁我宝剑,让我回去无法交代,我……!”她说到这有些进退两难,她想冲过来,继续砍杀太史言,却完全没了信心。自己最强一招,“浮影幻空”都没杀的了他,反倒让这个怪物把师祖赐她的,这口削铁如泥的宝剑,一口咬断,着实吓得她不轻。而且宝剑被毁,还不知道师傅会如何责骂或惩罚她。一时间又怒又急,不知所措。眼眶一红,秀目氤氲,差点掉下泪来。

    太史言一肚子气,抢白到:“谁是怪物,你见过脾气这么好的怪物吗?我变成这样,都是被你们这些练武术的害的。长得人模狗样儿的,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说一套、做一套。练个武术,把你们的良心都练掉了吗?”

    他说着把地上的剑尖捡起来,在身上蹭了蹭,一甩手丢给了白衣少女,然后说道:“不就是把破剑吗!你不拿它扎我,我留着好牙口啃棒骨多好,没事我能咬它干啥玩应儿?从这向东北,150里地,就是北安镇,现在那变成幸存者基地了。在东里街有一个:‘北安镇绝世超群农机修理厂’,对面就是:‘北安镇环宇最强锻造工厂’,你到那去找金全有厂长,就说是小言介绍的,保证把你这把破剑,煅得的比原来还硬实。这下面就是超市,你到二楼卖食品那,拎点大米、面粉、火腿肠、挂面啥的给老金,再加上我的面子,他肯定还能给你先锻,基本上跟立等可取差不多,一点都不耽误你办别的事。看着你一个人出门在外,到哪都人生地……!”

    这白衣少女,听着这个无脸怪喋喋不休的跟她这拉家常。心里又是惊疑,又是无奈。心说:“看他样子,定是怪物无疑。可听他说被人害成这样,莫非他有什么难言之隐。而且实力很强,看样子是在保护着那个女孩,也许灵智和人性未泯!算了,今天这里的事情难了,我还是先回去禀报师傅。如果他将来成了祸害,让师傅或师兄来,翻掌可灭。”

    白衣少女想到这里,没理太史言,却对宁碧珊说道:“你在确定在这里,他不会伤害你吗?如果你有所顾忌,我可以带你到附近的基地去。我要马上回去,不能一路带着你。也只能想办法就近安置你了!”

    宁碧珊犹豫了一下,心想:“现在这世道,丧尸凶猛,但是人心更是难测。身边这个言哥,虽是个怪物,但是起码现在人……怪品信得过。”想到这些,她对白衣少女说:“之前是言哥救了我,我留在这里,跟言哥在一起,更安全!”

    白衣少女点点头,然后对着太史言怒目而视,咬牙说道:“今天放过你一次,你好自为之。如果你以后敢为害世人,到时候,我师傅,师兄来了,定把你化为齑粉!”说完一纵身,跃空而走。

    “鸡粉?卧槽,你家里炒菜没调料,二楼货架子上多得是,你带几包回去不就行了吗?老惦着弄我干啥呀,拿我当作料,你们还吃的下去吗~~~~?”太史言对着迅速飘远的金色倩影叫道。

    神念中金影消失,太史言摇了摇头,心中暗叹:“这大城市还真是不好混,都这世道了,自己还活得这么艰辛!”他对旁边的宁碧珊说道:“小毕啊!你看看这些人,没一个讲究的。以后你自己混,可躲这些练武术的远点,搞不好也把你化成鸡粉!”

    宁碧珊看着他一张怪脸,已经有点适应了。听他这么一说“噗嗤”一声娇笑,说道。“言哥,她说的齑粉,是文字头,下面一个非加一个框的那个齑,表示粉碎的意思。不是家里吃的那个鸡肉的鸡。”

    太史言,听她笑的声悦耳荡怀,心中一紧。“卧槽,我怎么好像有点动心了,难道我也有这方面倾向,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搞这东西,将来没儿子,对不起……对不起自己!”后面的话,他心神一乱也没听进去。

    他赶紧说了声:“不说这些了,咱赶紧去二楼找吃的吧!到了晚上,三楼有床有被子,你随便自己找地方……别靠我太近就行。我夜里睡觉打呼噜,怕吵到你。还有,你要是怕黑,怕鬼啥的,自己四楼去找个MP3或者,CD机,二楼另一边有唱碟,实在不行四楼还有台灯,用电池就行。我是孤儿,从小自己睡习惯了,别人一上我的床,睡到半夜都会被我挤到地上。三楼厕所里有热水器,有淋浴可以洗澡,不过没电没热水,我倒是无所谓。知道你是城里人,身子娇气,回头我找些汽车蓄电池试试,看看能不能凑够电压。不过就算能凑上,你也省着点使。不过香皂啥的你可以使劲造,估计咱俩这辈子都用不完。以后咱兄弟啊!兄弟两搭伙过日子,都相互照应着点……”

    宁碧珊听着这个怪物,一边爬一边絮叨,心里倒是非常感动。听到他说自己是孤儿,现在又变成了这个样子,不由得又非常同情。而这时她对这个怪物也完全放下了戒备之心。

    --------《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fzlwx.cc 》----------
为您推荐